跟张妈妈做



    跟张妈妈做爱



      一爲张妈妈清理……



      我今年十三岁,上初中二年级,不过个子很高,他们都说我象个高中生。虽然

    我只有十三岁,但是我好象发育得比别人早,从小学五年级时我就开始遗精了,六

    年级开始手淫,一上初中我就对女性的生理特点有了一些了解。但我可不是个坏孩

    子,大人们都说我是个乖孩子,很听大人的话。直到前不久的一天发生了一件事,

    才使我真正的成熟了许多。



      我的邻居阿民是我的同学,由于我们是邻居,我和阿民又是最要好的朋友,所

    以我经常去他家玩,他也经常来我家坐客,他的爸爸两年前去世了,他只和他妈妈

    一起住,他的妈妈姓张,快四十岁了,不过风韵尤存,白白的皮肤,长长的头发,

    不胖不瘦的身材。



      也许是上了一些岁数的关系她平时很爱化装,红红的嘴唇,大大的眼睛,长长

    的睫毛,看起来非常诱人。她平时的穿着也很漂亮,喜欢穿年轻人的衣服,显得非

    常风骚。我和阿民的其他同学每次来到阿民家阿民的妈妈都非常热情的招待我们,

    把我们当作自己的儿子一样,我们也非常喜欢她,都叫她张妈妈。



      有一天,我来到她家找阿民,一开门,是张妈妈,只见她上身穿一件白色圆领

    衬衫,下身穿一条黑色小短裙,脚上穿一双黑色高跟鞋,她的裙子很短,一双雪白

    的大腿露在外面看起来漂亮极了,我问:“阿民在家吗?”张妈妈说:“阿民昨天

    去他姥姥家了,下午才能回来,先进屋,我刚做了蛋糕,尝尝好吃吗。”我就和她

    一起进了屋。



      我坐在沙发上,张妈妈端来一盘蛋糕。“真好吃!”我说。“是吗,那就多吃

    点。”张妈妈看我很爱吃,就高兴的坐在我的对面,和我聊了起来。



      聊着聊着,我忽然注意到了张妈妈的迷人的身姿,张妈妈由于只注意和我说话

    ,忘了她穿的是短裙,两腿微微的分着。张妈妈的两条雪白的大腿由于裙子太短,

    连大腿根都露出来了。



      张妈妈的大腿真白啊!白得连青青的血管都看得清清楚楚,一股想摸一摸张妈

    妈大腿的沖动涌上心头,我从怀?拿出本想给阿民看的集邮册,来到张妈妈的面前

    说:“张妈妈,您看看我的集邮册。”张妈妈年轻时就是个集邮迷,一见集邮册马

    上接过去看了起来。



      我一看时机成熟,就悄悄的蹲了下来,好象是要给她指点,实际上我把左臂压

    在了她的大腿上右手按在了她的另外一条腿上。张妈妈一点也没有注意我的动作,

    只顾专心的看集邮册。



      我开始用手背蹭着张妈妈的大腿,慢慢地将手翻过来用手掌接触着大腿轻轻的

    抚摸起来。张妈妈的大腿好滑嫩好有弹性,一点也不象四十来岁女人的皮肤,我的

    手渐渐地摸到了张妈妈的大腿内侧,而且越摸我的手越靠近大腿跟部。



      摸着摸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沖动刺激着我的大脑,真想看看张妈妈两腿之间的

    那个地方长的是什麽样子的!我慢慢的把头低下,往张妈妈的裙子?看,看不太清

    楚,我就轻轻的把张妈妈的两条大腿往两边分开一些。



      啊,看到了,我看到张妈妈的裙子内了!我把上身压低,仔细的看着张妈妈的

    两腿中间,原来张妈妈穿的是一条白色花边小内裤,虽然内裤很小,但也已经把张

    妈妈身体最重要的地方遮得严严实实的。内裤底部中间的部分已经深深的陷了下去

    ,张妈妈那块饱满的地方被包裹得凹凸有緻。



      我仔细的看着紧贴着张妈妈身体的小内裤,我忽然发现在内裤的中间陷下去的

    地方有一个小豆般大小的红点在白色内裤的衬托下格外的惹眼,那个红点是什麽引

    起了我的兴趣。



      我又离近仔细一看,张妈妈穿的是一条旧式的白色花边内裤,内裤可能是由于

    经常洗的原故,已经洗得一些地方很薄了,甚至都有洗破的地方了。内裤的中上方

    有一个被洗破的小洞,这个洞正好是张妈妈两片阴唇的上部,那个内裤上的红点竟

    然是张妈妈从内裤?漏出来的阴蒂!



      呜!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竟然看到了张妈妈的阴蒂!可是张妈妈怎麽

    这麽不小心,自己的屄露在内裤外边都不知道,如果张妈妈的阴蒂能让我摸一下该

    有多好啊!可是任何一个女人也不会让一个男孩随便摸自己的屄的,要想摸张妈妈

    的阴蒂只有在她不知不觉中才行。



      怎样才能既帮了张妈妈又不会让她知道呢?我应该在张妈妈不知不觉中帮她把

    阴蒂塞回去才行,可是阴蒂是一个女人屄上最敏感的地方呀,要让她不知道的话我

    就必须分散她的注意力。



      想到这我就擡起头来,张妈妈还在专注的看着集邮册,我就一边和她说话,一

    边把那只按在她大腿上的手轻轻往裙子?移,一寸,两寸……总算摸到张妈的内裤

    了。我停顿了一下,继续往内裤的当中摸,手指一下陷进一个温暖的凹缝中,这个

    凹缝就是张妈的……我努力控制着我的激动的心情,不让手指颤得太厉害,然后沿

    着这条凹缝摸了上去。



      “大伟,这张邮票是什麽时候的?”张妈妈问我。这时我的手在张妈的内裤上

    真的摸到了一个温温热热的小肉鬏似的东西。难道张妈的屄真的让我摸到了吗?我

    怀疑我的感觉,可是这个小肉鬏既柔软又富有弹性捏起来感觉太好了,我简直不敢

    相信张妈屄上的阴蒂已经被我捏在了手?!



      “啊,啊,这个吗,可能是文革时的吧。”我轻轻揉摸着那个小肉鬏,注意力

    都集中到了那?,随口回答张妈的问题。“是吗!那一定很珍贵呀!”张妈继续全

    神贯注的看着集邮册,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体最隐秘的部位正被一个男孩摸着。



      我开始只是用指尖轻轻的触碰那个小肉鬏,擡头看着张妈的表情,发现她对我

    的动作根本没有反应,就大胆的用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捏住她的阴蒂轻轻的撚了起

    来,这是我有生以来头一次摸一个成熟女人的屄,紧张得手有些颤抖,张妈的阴蒂

    是个柔软滑嫩,捏在手?热热乎乎而且有些粘性的小肉鬏。



      我想起该帮张妈妈把她的这个小肉鬏塞进内裤?,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摸到一个

    女人的性器官哪能这麽快放掉,还是先摸一个够再说吧。



      我轻轻的捏着,越捏越过瘾,张妈那柔软的阴蒂被我捏得不断改变着形状,一

    会被我捏得扁扁的,一会又被我揪得长长的。我一边轻轻的揉捏着张妈的阴蒂,一

    边擡起头看着张妈的脸,张妈好象根本不介意我玩她的逼,还在全神贯注的看着集

    邮册。我像得到首肯似的更加放肆的玩了起来。



      我摸着摸着,感觉还阴蒂的一部分还藏在张妈的内裤?,这时我已经不想把张

    妈的阴蒂塞回内裤?了,只想更多的摸一摸张妈的生殖器,我把左臂也慢慢地伸进

    张妈妈的裙子?,左手轻轻按在张妈的内裤上,看看张妈没有感觉,就用右手的食

    指和大拇指捏住张妈妈的阴蒂轻轻的,慢慢的向外拉。



      “这几张一定也很珍贵。”张妈又说。哈,看来张妈完全没有感觉到她的阴蒂

    正被我一点一点的从她的内裤洞?揪出来,我轻轻的拉呀拉呀,直到把张妈的阴蒂

    连同阴蒂上的包皮全部整个的揪出来才舒了一口气。低头一看,咦,阴蒂怎麽不见

    了?离近了仔细一看,哦,原来张妈嫩嫩的阴蒂好像害羞似的缩进了包皮?。



      我马上把手指捏住张妈阴蒂的包皮,轻轻的向?一摞,使张妈的阴蒂从包皮?

    慢慢地露出头来,可是一鬆手阴蒂又跑进包皮?,我擡起头,沖着张妈妈了笑(当

    然,张妈没有看见),觉得张妈妈好象在逗我玩。我又低下头,只好捏住包皮再一

    摞,使她的阴蒂突出出来,左手捏住阴蒂的头,右手帮张妈托了托集邮册,实际上

    是爲了用集邮册挡住她的视线,别让她发现我正在摸她的屄,好有进一步的行动。



      张妈好像完全沈浸在我的精美邮品之中,连自己的屄被人玩了都不知道,我一

    看她刚看到集邮册的一半,就又低下头,全神贯注的去捉弄她的阴蒂,我的脸离着

    张妈的下身很近,鼻子都已经扎进她的短裙?了。张妈下体有一股成熟女人特有的

    骚味,我闻着闻着身体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



      我又改爲右手捏住她的阴蒂,左手捏住她的阴蒂周围的包皮轻轻地向?摞,张

    妈本来很小的阴蒂被我揪得快有半寸长了。我一边揉着张妈的阴蒂一边仔细的观察

    这个可爱的小肉鬏,张妈的阴蒂红红的嫩嫩的,我捏着好象能捏出水来。



      我忽然发现张妈阴蒂的根部与包皮相连的地方有一些垢,我想:张妈妈洗澡怎

    麽这麽不仔细,自己的屄都不洗干净,让别人知道还不笑话她,而且这些垢在这存

    留时间太长的话会使张妈妈生病的,那样阿民和同学们该多着急呀,幸亏我今天看

    到了。想到这?,我决定替张妈清理清理她的阴蒂。唉,谁让我是个热心人呢,再

    说能帮张妈做点事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我的左臂一直压在张妈的大腿上,悄悄又往上挪了一些,然后又用伸进她裙子

    ?的我的左手的食指和大拇指捏住本来被右手捏住的阴蒂,又尽量向外揪了揪,实

    在揪不动了,又用右手的大拇指和中指捏住阴蒂根部的包皮,轻轻的向下摞了摞,

    使张妈阴蒂的根部完全的翻了出来。



      我又擡起头来看了看张妈的反应,张妈仍然全神贯注地欣赏着我的集邮册,不

    断地流露出惊讶的目光,集邮册被翻到了三分之二多的地方,我想我需要快些动作

    了,不然等张妈看完,我就没法再爲张妈妈清理阴蒂了。



      我赶忙又低下头,仔细的观察张妈的阴蒂,然后弯曲右手的食指,用指尖和指

    甲轻轻的刮着张妈阴蒂根部上的阴垢。“大伟,你不知道,阿民的爸爸年轻时也非

    常喜欢集邮呢。”张妈边看边对我说。“哦,哦……”我认真的刮着她的阴蒂,已

    经没有精力再同她说话了。



      我用左手轻轻的扭动张妈的阴蒂,使阴蒂根部和包皮上的每一个细小地方的阴

    垢都被我的右手手指抠了出来。?



      抠了一会后张妈的阴蒂已被我清理得很干净了,我又把右手食指伸进我的嘴?

    沾了一些唾液,然后又把这些唾液都抹到了张妈的阴蒂上,我反複的沾反複的抹,

    使张妈的整个阴蒂都粘满了我的唾液。



      张妈那红嫩嫩的小阴蒂由于粘满了我的唾液而散发着鲜豔诱人的光泽。我敢肯

    定如果哪个男人或男孩不小心看到张妈的屄一定都会忍不住去伸手摸一摸捏一捏她

    的小阴蒂。



      我继续抚摸着,而张妈还完全不知道呢!我擡起头,这时张妈已经看到集邮册

    的最后一页了,我又低下头,看了看这个被我清理得干干净净红嫩嫩无比诱人的阴

    蒂,心理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做了好事后的满足感,然后恋恋不舍地把手从张妈的裙

    子?抽了出来。



      张妈也看完了最后一页邮票,“这些邮票简直太好了!你一定费了很大的心血

    吧。”她激动地对我说。“哦,哦,是费了不少心血。”我还在回味着摸着张妈那

    阴蒂的奇妙感觉。张妈又对我说:“谢谢你给我看你的珍藏品,中午就在这吃午饭

    吧,我给你炒几个好菜。”我心想:是应该感谢我,不然你的阴蒂现在还髒着呢,

    就愉快的答应了她的邀请。



      这时张妈合上集邮册站了起来,我一看下了我一跳,张妈的内裤紧包着阴部,

    但是张妈那被我揪出的阴蒂却从她的内裤的破洞?夸张的露出来,原来像红豆的阴

    蒂由于张妈站起来的关系,被从内裤?挤出,突出得简直像一个小红枣,但是从张

    妈的角度却看不到。



    ??可是我不可能现在伸手帮张妈把她的阴蒂塞进她的内裤?,只好装没看见,等她

    自己发现吧。哎,刚才爲张妈清理完阴蒂以后怎麽忘了把她的阴蒂塞回内裤?呢?



      我也站了起来,还好,张妈的短裙刚刚过了大腿跟,我站着刚刚看不到她露出

    来的阴蒂。张妈把集邮册放下,转身去厨房做饭,我也该释放一下我挺了半天的阴

    茎了。我进到卫生间?,解开裤口,我的阴茎一下子就弹了出来,龟头的顶端已经

    流出了少量液体,我用卫生纸擦了几下,稳定稳定了情绪后出去。



      张妈端来一盘菜,我刚要下手去抓,张妈立刻教训我说:“快去洗手,看你的

    髒手。”我明明在家洗过的手,怎麽会髒。我一看手,右手的大拇指,中指和食指

    上果然有一点儿髒,食指的指甲缝?还有一些垢,就擡起头沖着张妈笑了笑,心想

    :这不都是刚才爲你清理阴蒂时弄的吗。



      我去厨房洗了手回到餐桌前坐下,又看到了一个奇妙的景象:由于我坐着比较

    低,张妈那露在内裤外的阴蒂又映入我的眼帘。张妈来回的端着菜,她那个红嫩嫩

    的阴蒂随着两条大腿的摆动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并且时而缩进包皮内,时而探出头

    来颤动,而且我刚才抹上去的唾液此时由于阴蒂不停的颤动而从张妈的阴蒂上滴下

    来。



      我真想多欣赏一会张妈那个逗人的小阴蒂。但是一想:不行,张妈要是这样外

    出的话她的这个小阴蒂一定会被很多人看到的,这时张妈又端着菜走过来,突然脚

    底一滑,一个趔趄就要摔倒。我马上沖过去,右手扶住张妈的腰,左手迅速伸进她

    的裙子?一下子就捏住了她的阴蒂。“您小心点儿啊!”我边揉捏着她的阴蒂边对

    她说。



      张妈被吓了一身冷汗:“啊,吓死我了,菜差一点儿都撒了!谢谢你大伟!”

    “不客气,您没事吗?”我捏着张妈的阴蒂不停地撚着。“没事,来,吃饭吧。”

    说完她就把菜放在桌上,我赶忙把张妈的阴蒂塞进她的内裤?然后把手抽了回来。